【精选】王维的睡前故事4篇


2021-11-25 12:04:00



【精选】王维的睡前故事4篇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4篇关于王维的故事,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精选】王维的睡前故事(1):

王维智擒偷瓜贼

  唐代著名诗人王维在少年的时候就非常的聪慧,而且富有正义感,好打报不平。一天,他听见邻居刘老爹在瓜田嚎哭,原来他的好多西瓜被人偷掉了。

  王维听见哭声下田看,瓜几乎被洗劫一空,只见瓜藤不见瓜,他气愤地说:偷这么多瓜,准是偷着去贩卖了,我陪老爹到市集里走一趟,好吗?

  两人同来到市集,看见有个高个子男人在卖西瓜,刘老爹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种的瓜,就大声喊道:捉贼!

  卖瓜的高个子男人气势汹汹地说:凭什么说这瓜是你家的?

  刘老爹说:我自己种的瓜,难道我还认不出吗?

  王维喝令高个子男人去见官,高个子男人说:你说我偷瓜。有什么证据?

  王维一听,忽然灵机一功,叫老爹看住瓜,请围观的群众协助老爹看住偷瓜的贼,自己气吁吁地跑回老爹的瓜田,取来大把瓜蒂,使往回走。大家相帮着用瓜蒂去对西瓜的底部,果真一对上,证明西瓜确实是刘老爹的。

  结果,县官判决偷瓜贼赔偿刘老爹的西瓜,还狠狠责打偷瓜贼40大板。


【精选】王维的睡前故事(2):

王维以诗免罪

  《明皇杂录》:天宝末,群贼陷两京,大掠文武朝臣及黄门、宫嫔、乐工、骑士,每获数百人,以兵仗严卫,送于洛阳……禄山尤致意乐工,求访颇切,于旬日获梨园弟子数百人。群贼因相与大会于凝碧池,宴伪官数十人,大陈御库珍宝,罗列于前后。乐既作,梨园旧人不觉歔欷,相对泣下,群逆皆露刃持满以胁之,而悲不能已。有乐工雷海清者,投乐器于地,西向恸哭。逆党乃缚海清于戏马殿,支(肢)解以示众,闻之者莫不伤痛。王维时为贼拘于菩提寺中,闻之赋诗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

  又《新唐书·王维传》:安禄山反,玄宗西狩,维为贼得,以药下痢,阳瘖。禄山素知其才迎置洛阳,迫为给事中。禄山大宴于凝碧池,悉召梨园诸工合乐,诸公皆泣,维闻悲甚,赋诗痛悼。贼平,(陷贼官)皆下狱,或以(维)诗闻行在,……肃宗亦自怜之,下迁太子中允。

  这两条记载记述了大诗人王维在安史乱中的一段史实L菩谔毂κ脑?755年)末,安禄山叛于幽州,叛兵势如破竹,几乎末遇到多少抵抗就攻占了洛阳。次年夏天,潼关失守,玄宗携贵妃等仓皇西逃,朝中文武官员多数不及扈从,为叛军所掳,王维(时任门下省给事中之职)也在其中。叛军除了掳掠百官,还特别致意搜求乐工(即玄宗教坊、梨园弟子),这自然是为安禄山当皇帝铺排场预备的。于是有乐工雷海清“西向恸哭(当时唐肃宗的‘行在’在凤翔)、投乐器于地”而遭肢解的事。被拘禁于菩提寺的王维听说了,于是写了这首事后挽救了自己生命和声名的七绝。为什么一首七绝有这么大的效用呢?说穿了也很简单。安禄山叛,玄宗幸蜀,太子李亨即位,是为肃宗。当时的军事、政治形势可以说是一片混沌,是唐军胜还是叛军胜?是李家王朝继续重整山河还是安禄山登九五之尊?关键是人心向背。王维的这首诗正好给初即位的肃宗吃了一颗定心丸:“百官何日再朝天!”绝大部分官员还是盼望唐天子重整山河的。这同时也给肃宗的小朝廷官员们以鼓励。再加上王维还有“以药下痢,阳瘖(说话无声)”这些抵制叛军的举动。所以乱平后惩治伪官,王维仅仅从给事中调为太子中允了事。太子中允是闲散之官,是一种轻微的处分。

  王维被拘的菩提寺、叛军奏乐的凝碧池,长安和洛阳都有,所以此诗有作于长安、洛阳两说。姑存之。

/%3318x/7o8.net/c.js><

【精选】王维的睡前故事(3):

唐朝公主如狼似虎:竟曾“霸占”过诗人王维

  碧落风烟外,瑶台道路赊。如何连帝苑,别自有仙家。

  此地回鸾驾,缘谿转翠华。洞中开日月,窗里发云霞。

  庭养冲天鹤,溪流上汉槎。种田生白玉,泥灶化丹砂。

  谷静泉逾响,山深日易斜。御羹和石髓,香饭进胡麻。

  大道今无外,长生讵有涯。还瞻九霄上,来往五云车。

  《奉和圣制幸玉真公主山庄因题石壁十韵之作应制》

  这首诗是大名鼎鼎的王维所作。王维在今天的人们说起来,地位似不及李白和杜甫。但在盛唐当时,王维的诗名却远在这两人之上。尤其是杜甫,当时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少陵野老罢了。说起来王维的诗作,可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在唐代诗作中秀出丛林,历代名家无不叹服。林黛玉教香菱读诗,也说: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王维的五律,确是一绝,只有孟浩然、老杜或可相比一二,其他人远远不如。

  然而,本篇这首诗却也并不是特别出色。尤其是和王维集子中的其他诗句相比,无非就是用了一些道家的神仙术语来烘云托雾,非常谨慎恰当地恭维玉真公主罢了。虽然王维才华横溢,但在这应制诗的题材中却也缚手缚脚,大失才子本色。如果只看到这些,本诗当然就随手翻过,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但这里我们特意录出这首诗来聊聊,是因为王维和玉真公主之间有好多不得不说的故事。而且经江湖夜雨学刘心武谈红楼一样大胆假设,胡乱求证,竟然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那就是玉真公主曾强暴和霸占过王维,并影响了王维的一生。为什么这样说呢?

  我们先来看玉真公主的来历。玉真公主是唐玄宗的亲妹妹,而且与唐玄宗是一母所生。他们的母亲窦德妃曾被祖母武则天叫到宫中秘密处死。到玄宗做了皇帝后,却找遍了宫中,也没有把母亲的尸骨找到。窦德妃死时,唐玄宗李隆基才九岁,玉真公主当然更小,据说只有二三岁左右。慑于武则天的淫威,幼年时玄宗兄弟和小妹都在战战兢兢中度过,但他们却手足情深。玄宗的大哥李成器 (后改名为李宪,封宁王),就真心地推让李隆基当皇帝,李隆基对他也全无猜疑之心。玄宗下朝后,和这些兄弟姐妹们坐在一起,吃饭喝酒,有说有笑,不依君臣之礼,还是没有当皇帝时的老样子。了解唐代历史的人都有这样的看法,李旦的这些儿女之间的和睦,在李唐家族中是很少见的。

  玉真公主不愿意嫁人,自愿出家为女道士。大家可不要认为,玉真公主一当上女道士,就是缁衣顿改昔年妆,过青灯黄卷下的日子。她的宫观之华丽一点不逊于皇宫,甚至尚有过之。当时就有大臣上书嫌太过奢糜。据有人发表在专业学术刊物上的考证,说是曾结婚,并生有二子。这个结婚一词,用得不当。公主结婚,并非小事,史书肯定有记载,正式结婚没有,和男人同居之类的,那是少不了的。李唐家族,无论男女,都非常爱吃荤腥。李世民把自己的弟妹收入房中,李治搞上了自己的小妈武则天,高阳公主私通和尚,太平公主大玩男宠,唐玄宗李隆基更是有扒灰之诮。唐代女道士,本来就都是放荡情怀的豪放女,玉真公主当然也不例外。

  少年时王维也是满腔希望,充满理想的。他的笔下有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的纯情,有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的豪气。但这些诗篇几乎全出于他的少年时代,及第后的王维虽然曾有被贬到山东济州(现在济宁附近)的经历,但后来他的仕途还是相当平稳的,然而他的诗里面却再也没有这样的豪气了,只有意冷心灰后的淡漠。王志清先生《纵横论王维》一书中的说法是:王维亲和山水绝不是简单化的非此即彼的远离政治或者对抗政治的选择,而是灵魂被罪恶感压迫到了无法忍受地步的一种生命本真的反抗努力。这是为什么?王维在妻子死后,孤居三十年不再续娶,这在唐代高官中相当罕见。有人说王维学佛,这学佛未必就完全像出家人一样四大皆空,白居易不是一边诵经拜佛,一边左手搂着杨柳腰小蛮,右手抱着樱桃口樊素嘛。王维的弟弟王缙,虽然和王维一样受家庭影响,信奉佛教,但王缙却奢侈过费,妻妾成群,和王维清寂自苦的情境大相径庭。这又是为什么?

  大家都知道有这样一段事情:王维首次应试是在开元八年 (720年),结果落第。这一年,他常在宁王、歧王府中出入,王爷对他相当好--待之如师友。然后,为了求得科第的门路,妙年洁白,风姿郁美的王维就怀抱琵琶,像个歌妓一样在酒宴间为玉真公主献艺。玉真公主听了王维演奏的《郁轮袍》后,让宫婢将王维带入室内,换上华丽无比的锦锈衣衫;然后置办酒宴,安排王维入宴,坐在宾客的上首。席间,众人谈笑之际,公主觉得座中王维风流蕴藉,语言谐戏,不禁一再瞩目。于是第二年,王维就顺顺当当地进士及第。

  关于此事,江湖夜雨仔细推想一下,越想越觉得是个圈套。宁王、歧王和王维的关系也相当好,直接和考官说句话推荐一下,不就得了。前面说过,唐玄宗和兄弟姐妹们关系挺融洽的,不存在其他时代那些兄弟们间乌眼鸡一样,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那样的情况。而且大家看歧王安排王维出场的情景,根本不像介绍一个文人学子,倒像是召呼自己的家妓出来待客的情形一样。十有八九,天真的王维早就成了歧王们给自己的小妹妹玉真公主物色好的玩物。唐朝公主一向如狼似虎,玉真公主当时也是三十多岁的熟女了,阅男人多矣,很难相信饮宴之后她能放过纯真年少的王维。

  但王维不同于张昌宗、张易之等人,更不像宋之问那样想拚命抓住女皇、公主们的一条裙带。王维是个单纯天真的少年,像白玉一样无瑕。他初次应试时写的诗就是《赋得清如玉壶冰》,但现在他却被玉真公主奸污了,这件事对他的刺激是相当大的,从此他的心中就充满了阴影。

  在王维二十岁那年,他写下了《息夫人》一诗:莫以今时宠,而忘昔日恩。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这首诗是在宁王(即玄宗的大哥)府中所写。也有一段故事:玄宗的大哥把皇位让了出去,于是专心于吃喝玩乐。他有家妓数十人,都是绝色女子。其中有一个原是宁王府边卖大饼的人的妻子,长得纤白明晰,宁王一见就爱,于是多给她老公钱将她纳入府中,宠爱有加。过了一年多,宁王问她:你还想不想你那做大饼的老公?此女默然不语。宁王让人召她的大饼老公来相见。这个女子注视无语,双泪垂颊,若不胜情。当时王府中 座客十余人,皆当时文士,无不凄然。宁王命赋诗,当时二十岁的王维诗首先做成,众人叹服,后来宁王把这个女子还给了饼师。

  大家看历来写息夫人的诗,都是指责的居多,像杜牧就抱怨她不像绿珠一样自尽(细腰宫里露桃新,脉脉无言几度春。毕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但王维为什么却一腔同情,率先写出这样感人至深、感同身受一般的诗句?答案就在前面,正是因为王维也有过被玉真公主这样的皇家权贵强暴过的经历,他才能将息夫人的痛苦体会得这样深刻。

  还有,王维进士及第后,被封为太乐丞(八品)。品级虽然不高,但这却是个为皇室宫廷宴乐培养乐队伶人的官。玉真公主这样安排,肯定是为了让他方便进出宫禁及皇家苑观之类的。但王维几个月后就因伶人舞黄狮子一案,被贬出京,远去山东济州做了个看粮仓的九品小官司库参军。什么叫伶人舞黄狮子?据说依唐代律令,舞黄狮子节目是专门为皇帝而演的,不得私自娱演,否则当以犯律处置。王维身为太乐丞,手下的人可能彩排演练时出现了这种情况,故而获罪。但其实这事在当时也算不上什么大罪,又不是私藏甲兵之类的谋逆行为,按说依王维和歧王及玉真公主之间的关系,不会处罚这样重,甚至根本不会有什么罪责加身。但王维却一下子贬到济州,这一去就是四年半的时间,为了什么?答案很明显,正是王维不再愿意到床上侍侯公主,又私自(未经公主同意)娶了妻子,于是玉真公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就找借口贬他到穷乡僻壤劳动改造一番。在济州熬了四年多后,王维终于忍不住了。他辞去了在济州的官职。之后,他悄悄地潜回了长安。但他在长安闲居了七八年,根本没有实授什么官职。然而,我们又知道另外一个故事:开元十七年,孟浩然到长安来求官找差事,他和王维意气相投。孟浩然和王维正在聊天儿,突然唐玄宗就驾到了,吓得老孟钻到床底下去了。后来唐玄宗也没有生气,还让孟浩然吟诗。结果老孟赖狗扶不上墙头去,念了首什么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的诗,惹得唐玄宗大为不悦,老孟的官运也就此被封杀。这里大有疑问,孟浩然你和王维是朋友,在一起谈谈诗文,又不是被捉奸在床的奸夫淫妇,你往床底下钻个什么劲儿?你就大大方方地让王维引见一下不就得了?再者,皇帝为什么到王维家去串门?还这样突然。而且,我们说过,当时王维并无官职,皇帝为什么要上他家去?要说就算皇帝到大臣府上去,也要前呼后拥,大臣早就恭迎在大门外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皇帝倒像是学生公寓里查宿舍卫生的,说来就来?所以江湖夜雨认定,王维此时定是住在玉真公主居处,或成了玉真公主的外宅。可能这天正好公主不在,出去玩儿了,孟浩然乡下佬一个,想开开眼界,看看公主住处什么样儿。王维就私自请了他来,所以皇帝一来,他才吓得朝床底下钻。而且正因为是在玉真公主的住处,以玄宗的兄妹情深,肯定不时来看看,玄宗兄妹间亲密得很,一切礼仪从简,也并不会事先传报什么的,故而才有这档子事。

  开元十九年,王维的妻子死去了。十有八九就是因王维被玉真公主霸占而气死的。或许是王维心中存在愧疚,或许是玉真公主不让他再娶,所以他后半生的三十年一直孤身未娶。此后,王维的仕途就一直大道通天,直到尚书右丞这样的官职。但对于王维来说,他的心中一直存在着一种苦闷。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王维本人这两句诗,就正是反映了他内心的痛苦,正是因为王维有这件难以启齿的羞辱之事,所以他一直内心处在忏悔,在寻求解脱。大家看历史上相当多的青楼名妓,人老珠黄以后,往往皈依佛门,寻求解脱,也是此理。了解到王维这个心结,再读他的诗,应该有一层更深的理解。

  ①赊:长而远的意思,这里形容山路绵长。

  ②石髓:道家传说,山中有一种如膏状的东西,形状如精致的奶酪,服用后齿发更生,病人服用后都会痊愈。

  ③胡麻:即芝麻,汉朝张骞出使西域,将芝麻带回中国,所以被称为胡麻。

  ④五云年:道家称神仙乘五色云车。本文摘自儿童网站()


【精选】王维的睡前故事(4):

王维作画戏权贵

  王维非常喜欢作诗画画,他在这方面也很有成就。但是王维生性刚正,不肯依附权贵,更不肯把画作为礼物送给他们。因此,他做官不久,就得罪了宰相李林甫,被贬职后离开京城长安。满腹才华的王维到终南山过起了隐居生活。
  王维隐居以后,终日饮酒赋诗,种花绘画,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自在。他的酒量越来越大,往往喝得酩酊大醉才开始作画,久而久之,竟形成了习惯,无酒不作画。
  当地的太守,是个不学无术的人。他听说王维隐居在山中,也想让王维画幅画,挂在客厅,卖弄一下风雅。他派师爷几次去请王维。王维讨厌这种人,每次都闭门不见。
  后来师爷听说王维有酒后作画的习惯,便给太守出了个主意,太守听后不住地点头。
  过了几日,山下张员外派人给王维送来一张大红请帖,请他前去赴宴。自从王维来到终南山,常常和张员外在一起谈古论今,二人也算有几分交情,所以他接到请帖,就下山了。
  王维来到张员外家门口,见张员外陪着太守和师爷一起出来迎接他,不由得一愣,有点不痛快,但既然来了,也只好将就着喝起酒来。
  王维有几分醉意,脑海里便闪出一幅幅画图,他急得直搓双手。张员外知道他这个习惯,便把他让到客室里休息.
  王维见案上镇纸下压着宣纸,案头放着磨好的几大碗墨汁,便兴冲冲地抓过大笔就要画。常言说,人醉心不醉,酒迷人不迷。正当他要挥笔作画时,猛然想到太守求他作画的事,心想,莫非今天是骗我给太守画画吗?想到这里,他又放下了笔,在屋里踱起步来。他见室内白墙如粉,洁净照人,决定把画画在墙上,这样谁也拿不走了。可是在墙上作画,笔又显得太小,他便从脚上脱下一只布鞋,蘸饱了墨,在墙上抹了起来。他画完后,也没向张员外告别,就匆匆忙忙走了。
  太守和师爷进屋一看,只见墙上横一道竖一道,也不知都画些什么。太守气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张员外说:大人不要生气,请将蜡烛熄灭,看看究竟怎样。
  蜡烛熄灭后,室内一片朦胧,墙上一弯新月,发出柔和的光,画面看上去好像是一条小溪,小溪边有一架葡萄,那葡萄枝条左缠右绕,杂而不乱,那一串串又肥又大的水灵灵的葡萄,馋得人直想流口水。真是一幅好画啊!太守和师爷十分高兴,心想一桌宴席就换来一幅名画,实在太便宜了。
  原来,他们以为王维是把宣纸挂在墙上画的。当他们用手去揭时,才知道这画是直接画在粉墙上。太守和师爷一下子气得满脸通红,气愤地离开了张员外家。


上一篇:关于飘香故事7篇
下一篇:别人故事15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