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故事_匿名的儿童睡前故事4篇


2022-08-04 07:00:52



睡前小故事_匿名的儿童睡前故事4篇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4篇关于匿名的故事,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睡前小故事_匿名的儿童睡前故事(1):

神秘的匿名信

  和平常一样,张局长吃完晚饭,提着水壶到阳台上给君子兰浇水,这时地上一封信映入他的眼帘。信封上没有贴邮票,也没有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地址,倒是“张局长亲启”五个字格外醒目。张局长好奇地拆开了信:
  张局长,不要问我是谁,局里修办公大楼,包工头唐发本给你送了多少钱,我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给你三天时间,你最好主动到县纪委说清楚,否则我去揭发了,你就会吃不了兜着走。署名是千里眼。看完信,张局长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唐发本送钱的那一幕放电影似的出现在眼前。
  那天,唐发本约他到好再来宾馆最豪华的包厢吃饭。吃完后,趁着酒兴,他们还一起到宾馆的休闲中心潇洒了一回。随后唐发本把一张10万元的存折给了他,要他在修办公楼的事上关照。张局长想,那天吃饭就他和唐发本两个人,难道包厢里装有摄像头?要不就是休闲中心的王小姐认识他?也可能是小车司机大李,因为是大李送他到宾馆的。
  第四天早晨,张局长正提心吊胆忐忑不安,阳台上又出现了一封信——
  张局长,你可真是临危不惧啊!你千万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我限你今天下午下班前到县纪委交代清楚,否则的话,我只好亲自出面了。到那时,你就别怪小弟我无情无义了。署名顺风耳。
  张局长再也坐不住了,这个人在暗处,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如果真的让他抢先一步把自己告了,那自己这一辈子就彻底完蛋了。思前想后,张局长一咬牙走进了县纪委。
  几天后,张局长正在拘留所里发呆,财政局的林局长也走了进来。一问,原来林局长也是收到匿名信,到县纪委投案自首了。林局长说:“我现在还一头雾水,我家住在8楼,是时下最好的防盗门,是谁把信送到我的家里的啊?”张局长说:“是啊!我现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由于张局长是主动自首的,退赃又积极,半个月就放了出来,当然他这局长是当不成了。
  半年后,县电视台一则新闻让张局长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老干局一个叫吴良宝的退休干部,退休后闲得无聊,就到峨眉山买了一只猴子养了起来。他训练的猴子特别通人性,不但挤眉弄眼抓耳挠腮逗得人捧腹大笑,而且他用手指到哪里,猴子就会噌噌噌爬到哪里。那天,吴良宝在电视里看到一个贪官大肆收受贿赂包二奶的事,气得咬牙切齿。他突发奇想,大凡贪官,都是利用职务之便,趁单位搞工程项目收受贿赂。于是他白天就带着猴子东游西逛,看到哪个局修办公楼,就打听这个局的局长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包工头叫什么名字。知己知彼后,他就写上一封匿名信,再由自己训练的猴子神不知鬼不觉把信送到那个局长的家里。就这样,短短一年时间,吴良宝写了十几封匿名信,让十几个当官的栽了跟头。前不久,吴良宝在给税务局的肖局长送匿名信时,吴良宝和尚庙里找梳子——走错了门,信送到税务局一个叫肖桔嶂的家里。肖桔嶂是一个烧锅炉的,他哪受过什么贿啊!看到匿名信,二话没说,拿着那封匿名信就向县公安局报了案。
  知道事情真相后,张局长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这个吴良宝,可把我害惨了,不但让我白白损失了10万元钱,还让我丢了乌纱帽!

睡前小故事_匿名的儿童睡前故事(2):

夺命匿名信

  清乾隆年间,清城县有个男子叫刘大奎,他可是清城一绝,七尺高的身材往大街上一站,如鹤立鸡群。高大的汉子却长得瘦骨伶仃若麻秆,人们忘记他的大号,叫他麻秆刘。麻秆刘人长得丑陋,老婆林敏如却是如花似玉,在清城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林敏如是麻秆刘出外做生意时带回来的,对自己的出身讳莫如深。自从娶回林敏如,麻秆刘就不再出门做生意了,在巷子口开个炒货店,卖瓜子兼卖茶水,心肝宝贝一样守护着老婆。那林敏如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丈夫身边,一脸沉醉、娇羞,把一街两巷的大老爷们羡慕得馋涎欲滴。就连他们的邻居仁义当铺四十多岁的账房先生杨云天,不止一次地感慨着大骂粗话:这个驴日的麻秆刘,赖人结好妻,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
  然而,一心围着娇妻转的麻秆刘却祸从天降。
  那天晚上,麻秆刘和老婆正要上床睡觉,就听邻居杨云天在开门说话:不,这是我家,麻秆刘住隔壁。
  麻秆刘很纳闷,这么晚谁在找他,愣愣怔怔去开门,门口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官差,闯进屋说:我们是县衙捕快,跟我们走一趟。麻秆刘大愕:官爷,我我没有犯法呀!矮个子官差人矮嗓门大:谁说你犯法了?知县老爷有话问你。麻秆刘越发慌乱了,吓得手足无措。
  倒是林敏如沉着,从钱柜里抓些碎银塞给官差,轻声问道:二位官爷,不知知县老爷唤我家相公为了何事?两个官差盯着美貌的林敏如,一脸凶横换成笑脸,说:我俩也不知是为何事,老爷吩咐过,不让为难麻秆刘。
  麻秆刘随着官差来到县衙,新任知县左逸夫在内衙书房传唤了他。麻秆刘惊恐地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左知县和颜悦色地抬抬手让他起来坐下说话。麻秆刘半个屁股诚惶诚恐地挨在椅子上,左知县拿过一纸书信问他:这封匿名书信是你写的吗?
  麻秆刘接过一看,吓了一跳,这分明是他的字体嘛。麻秆刘连猜带蒙,才看明白书信的内容。书信是投给县衙的,说是知晓黄金劫案劫匪的下落,问官府悬赏的千两纹银能否兑现?
  清城地沃物丰,盛产黄金,官府在这里设有淘金局。去年年底收了五万两黄金,全部存放在淘金局金库内,由十余名护卫的官差把守着,准备年前解送朝廷。没想到,就在解送前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五万两黄金离奇地被劫了,十余官差横尸于地。前任知县带着捕快把清城的每块石头都翻遍了,也抓了几个疑犯,乱棍之下作了枉死鬼。那五万两黄金像烈日下的水露,蒸发得无影无踪。知县也为此革职查办。
  这件大案在清城传得沸沸扬扬,麻秆刘是知道的,他左看右看,越看越像他的字,额头上的冷汗冒出来,这岂是胡乱指认的呀!当即又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语无伦次地说:老爷,不是我写的,是我写的字
  左知县扶起他,温言说道:刘大奎,你不必害怕,官府会为你保密,你说出劫匪的下落,官府缉拿后马上会兑现你千两白银的奖赏,你以后就不必为生计奔波了。
  麻秆刘连连摇头:不!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左知县脸露愠色,手一挥说:带下去,让他慢慢想想。差役把他押进大牢。
  麻秆刘傻眼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七尺高的汉子竟呜呜地哭起来:我不知道,不是我写的,是有人想陷害我呀麻秆刘急了,大声地反复地申辩。官差没日没夜地逼问,麻秆刘的喉咙都因声辩而嘶哑了。
  第三天傍晚,麻秆刘又被带到知县面前。左知县拿着那封书信说:麻秆刘,看来是有人想陷害你,虽说写信人署上你的名又欲盖弥彰地涂去,但本官查明,你只断断续续读了一年私塾,有些字句你并不会写。你回去吧。
  麻秆刘云天雾地地摸黑回家,林敏如正心急如焚,愁得花容失色。见相公毫发无损地回来,喜出望外,一边打听着一边为相公张罗酒菜。正要去隔壁叫上杨云天过来喝两杯,这时,杨云天闻讯提着一包卤菜、一壶老酒过来,要为麻秆刘接风洗尘。这几天林敏如六神无主,多亏了杨云天里里外外帮忙张罗着,林敏如感激不尽。麻秆刘把事情经过对邻居讲了一遍,最后恨恨地说:不知是哪个王八蛋陷害我,幸亏知县老爷是个明白官。杨云天喝了两杯酒,安慰几句就告辞了。
  小别如新婚,麻秆刘夫妻吃完饭,就上床急不可待地搂在一起突然,一声闷哼把林敏如从睡梦中惊醒,赫然发现三个蒙面汉子举着油灯站在床前,借着昏暗的灯光,但见身边的丈夫咽喉处滚落着血沫,早已没了声音。林敏如魂飞天外!一个蒙面汉子提起她,手中的大刀片正要向她的喉头切来,为首的一把拦住,阴恻恻地说:这么美貌的娘们杀了可惜,待老子享用后再杀不迟。
  放下她!这时,一声喝叫如惊雷般响起,林敏如抬头一看,是杨云天。
  杨云天手握大刀片,吼叫间扑上来,手起刀落,为首的蒙面汉子惨呼一声,一条臂膀掉在地上。杨云天状若疯狂,大刀飞舞横扫过来,口中还厉声呼叫:杀人了!捉强盗呀!
  呼叫声惊动街坊四邻,闹闹嚷嚷奔过来。蒙面汉们不敢恋战,扶起同伙逃了。一条巷子的喧闹声也惊动了夜巡的捕快赶过来。看到麻秆刘的尸体和地上的断臂,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杨云天捡起那条断臂,盯着母指上的翡翠扳指说:这像是振威镖局镖头姜春龙的。捕快头目醒悟过来,一面请杨云天去县衙搬援兵,一面带着众人向振威镖局扑去。果然,那总镖头姜春龙少了一条臂膀,惨白着脸指挥手下收拾细软准备潜逃。双方立即混战在一起,一方要邀功请赏,越战越勇,一方胆颤心惊,越战越怯,不一会就擒获了这伙镖师,从他们的行囊中搜出五万两黄金。
  知县左逸夫连夜升堂审问,姜春龙自知死罪难逃,不等动刑就交待了。
  原来,他们是一伙汪洋大盗,专门打家劫舍,抢掠商贾,无恶不作。匪首姜春龙狡猾异常,智计百出,捞够了金银珠宝,就想洗手过逍遥享乐的日子,带着几个心腹隐身清城开家镖局,把黑钱洗白。姜春龙颓然道:本想从此做个富家翁,不料还是被一个叫师爷的人看破行藏,投书敲了我不少财宝,这次劫夺黄金也是受他指使,他竟索要三万两,弟兄们气愤不过,没有给他。
  左知县又问:杀麻秆刘又是为何?
  姜春龙道:杀麻秆刘是他太贪心,我们劫夺黄金被他暗中撞见,他嫌官府千两赏银太少,今晚又投信索要万两黄金保密,不得不杀他灭口。
  不管幕后师爷是谁,擒获巨盗,起获黄金,论功行赏杨云天是首功,知县左逸夫兑现诺言奖励他千两纹银。杨云天倒也仗义,说这功劳也有麻秆刘一份,出资厚葬了他。
  麻秆刘留下一个娇媚如仙的老婆,热孝未满,媒婆们就把门槛踢断了,杨云天也加入求婚者行列,亲自登门为自己求婚。林敏如既不点头也不摇头。直到这天晚上,林敏如把杨天云喊进屋幽幽对他说:杨先生,知道我的身世吗?杨云天摇摇头。我是个妓女,染了一身脏病,奄奄一息时老鸨正要把我活埋,是刘大奎用钱赎了我,治好我的病。杨云天一脸惊讶,嘴上却说:这个我早该想到。又急切地表白道:敏如,不管你是什么出身,我都喜欢你,我第一次见到你,对别的女人就索然无味,敏如,我我恨不能把心扒给你吃了
  林敏如扑哧一笑,说:杨先生别信誓旦旦。她掏出一纸书,指着桌案上的纸笔说:这是刘大奎娶我时立下的字据,相公说爱我一生一世不终弃,你能写能做到吗?
  杨去天抓过纸笔说:我能写也能做到!埋下头照着写好递给林敏如。
  林敏如突然发出一串冷笑:果然是你这个奸贼写的匿名书信!杨云天,你为了得到我,真是用心良苦啊!第一次投给官府,想借官府之手整死刘大奎。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把书信投给盗匪,再借盗匪之手杀了刘大奎。
  杨云天一怔,急忙分辩说:不!不是我写的。
  林敏如高声道:杨云天,谁都知道刘大奎不识几个字,记账不会写的字都是问你,就连这纸我们夫妻嘻闹时写的字据,也是他一个字一个字跑去问你,你写下后看着他临描的,你模仿他的笔迹易如反掌,白纸黑字摆在这里,你还有什么狡辩的?
  杨云天见奸计败露,立时眼露凶光:不错!那些书信都是我写的,林敏如,你不但长得貌美,而且聪明,只要你嫁给我,我保证让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呸!无耻奸贼,痴心妄想!林敏如指着他大骂,我只是不明白,姜春龙那伙盗匪,你早知他们的底细,为何几月不去官府举报领赏。
  杨云天奸笑一声:嘿嘿!林敏如,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就是那个师爷,十几年前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的飞天大盗师爷。姜春龙一伙的身份怎能逃过我的眼睛,他们劫夺黄金就是我指使的,这伙蠢贼竟敢不给我黄金,我只好一箭双雕既除去麻秆刘,又除去这伙不听话的蠢贼!
  林敏如恍然大悟:难怪那晚你从容调遣,一切恰到火候。
  林敏如,你知道得太多了,不得不死,让我先享用,再给你设计一下死因。说着,杨云天就扑上来把林敏如按倒在地,他要先奸后杀。
  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接过话头:不设计也罢
  杨云天猛然回头,只见知县左逸夫从内室走出,捕快们举着钢刀扑上来,将杨云天死死按住,捆个五花大绑。
  杨云天失声惊叫:你
  左逸夫哈哈大笑:杨云天,没料到吧?十八年做出桩桩惊天大案的飞天大盗师爷,竟然栽在我左知县手里,没抓到你,皇上可是寝食不安啊。你竟觊觎林氏的美色,炮制出封匿名书信,自己跳出来,成就了我左逸夫一件大功,破获黄金劫案,又生擒飞天大盗师爷,在皇上面前,我才是最大的领赏者。

睡前小故事_匿名的儿童睡前故事(3):

夺命匿名信

  清乾隆年间,清城县有个男子叫刘大奎,他可是清城一绝,七尺高的身材往大街上一站,如鹤立鸡群。高大的汉子却长得瘦骨伶仃若麻秆,人们忘记他的大号,叫他麻秆刘。麻秆刘人长得丑陋,老婆林敏如却是如花似玉,在清城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

  林敏如是麻秆刘出外做生意时带回来的,对自己的出身讳莫如深。自从娶回林敏如,麻秆刘就不再出门做生意了,在巷子口开个炒货店,卖瓜子兼卖茶水,心肝宝贝一样守护着老婆。那林敏如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丈夫身边,一脸沉醉、娇羞,把一街两巷的大老爷们羡慕得馋涎欲滴。就连他们的邻居仁义当铺四十多岁的账先生杨云天,不止一次地感慨着大骂粗话:这个驴日的麻秆刘,赖人结好妻,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

  然而,一心围着娇妻转的麻秆刘却祸从天降。

  那天晚上,麻秆刘和老婆正要上床睡觉,就听邻居杨云天在开门说话:不,这是我家,麻秆刘住隔壁。

  麻秆刘很纳闷,这么晚谁在找他,愣愣怔怔去开门,门口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官差,闯进屋说:我们是县衙捕快,跟我们走一趟。麻秆刘大愕:官爷,我我没有犯法呀!矮个子官差人矮嗓门大:谁说你犯法了?知县老爷有话问你。麻秆刘越发慌乱了,吓得手足无措。

  倒是林敏如沉着,从钱柜里抓些碎银塞给官差,轻声问道:二位官爷,不知知县老爷唤我家相公为了何事?两个官差盯着美貌的林敏如,一脸凶横换成笑脸,说:我俩也不知是为何事,老爷吩咐过,不让为难麻秆刘。

  麻秆刘随着官差来到县衙,新任知县左逸夫在内衙书房传唤了他。麻秆刘惊恐地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左知县和颜悦色地抬抬手让他起来坐下说话。麻秆刘半个屁股诚惶诚恐地挨在椅子上,左知县拿过一纸书信问他:这封匿名书信是你写的吗?

  麻秆刘接过一看,吓了一跳,这分明是他的字体嘛。麻秆刘连猜带蒙,才看明白书信的内容。书信是投给县衙的,说是知晓黄金劫案劫匪的下落,问官府悬赏的千两纹银能否兑现?

  清城地沃物丰,盛产黄金,官府在这里设有淘金局。去年年底收了五万两黄金,全部存放在淘金局金库内,由十余名护卫的官差把守着,准备年前解送朝廷。没想到,就在解送前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五万两黄金离奇地被劫了,十余官差横尸于地。前任知县带着捕快把清城的每块石头都翻遍了,也抓了几个疑犯,乱棍之下作了枉死鬼。那五万两黄金像烈日下的水露,蒸发得无影无踪。知县也为此革职查办。

  这件大案在清城传得沸沸扬扬,麻秆刘是知道的,他左看右看,越看越像他的字,额头上的冷汗冒出来,这岂是胡乱指认的呀!当即又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语无伦次地说:老爷,不是我写的,是我写的字

  左知县扶起他,温言说道:刘大奎,你不必害怕,官府会为你保密,你说出劫匪的下落,官府缉拿后马上会兑现你千两白银的奖赏,你以后就不必为生计奔波了。

  麻秆刘连连摇头:不!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左知县脸露愠色,手一挥说:带下去,让他慢慢想想。差役把他押进大牢。

  麻秆刘傻眼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七尺高的汉子竟呜呜地哭起来:我不知道,不是我写的,是有人想陷害我呀麻秆刘急了,大声地反复地申辩。官差没日没夜地逼问,麻秆刘的喉咙都因声辩而嘶哑了。

  第三天傍晚,麻秆刘又被带到知县面前。左知县拿着那封书信说:麻秆刘,看来是有人想陷害你,虽说写信人署上你的名又欲盖弥彰地涂去,但本官查明,你只断断续续读了一年私塾,有些字句你并不会写。你回去吧。

  麻秆刘云天雾地地摸黑回家,林敏如正心急如焚,愁得花容失色。见相公毫发无损地回来,喜出望外,一边打听着一边为相公张罗酒菜。正要去隔壁叫上杨云天过来喝两杯,这时,杨云天闻讯提着一包卤菜、一壶老酒过来,要为麻秆刘接风洗尘。这几天林敏如六神无主,多亏了杨云天里里外外帮忙张罗着,林敏如感激不尽。麻秆刘把事情经过对邻居讲了一遍,最后恨恨地说:不知是哪个王八蛋陷害我,幸亏知县老爷是个明白官。杨云天喝了两杯酒,安慰几句就告辞了。

  小别如新婚,麻秆刘夫妻吃完饭,就上床急不可待地搂在一起突然,一声闷哼把林敏如从睡梦中惊醒,赫然发现三个蒙面汉子举着油灯站在床前,借着昏暗的灯光,但见身边的丈夫咽喉处滚落着血沫,早已没了声音。林敏如魂飞天外!一个蒙面汉子提起她,手中的大刀片正要向她的喉头切来,为首的一把拦住,阴恻恻地说:这么美貌的娘们杀了可惜,待老子享用后再杀不迟。

  放下她!这时,一声喝叫如惊雷般响起,林敏如抬头一看,是杨云天。

睡前小故事_匿名的儿童睡前故事(4):

匿名信

  老秦的儿子秦尚勇,今年大学毕业,天天忙着找工作。
  一个月后,尚勇高高兴兴地上班去了,但老秦却整天板着个脸,不给尚勇好脸色。显然,他对儿子挑选的工作很不满意。
  原来,尚勇工作的那家公司的老板老程,以前和老秦是邻居,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没少和老秦闹别扭。自己的儿子去老冤家的公司里打工,为老冤家干活赚钱,老秦的心里头能舒坦吗?
  这天中午,老秦找了个酒馆,喝起了闷酒。下午两点多钟,他出了酒馆的大门,摇摇晃晃地往家里走。忽然,他看见前面走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他揉揉眼睛,再一看,没错,那个小伙子正是自己的儿子尚勇;而那位姑娘,则是老程的女儿程倩,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
  老秦忽然打了一个激灵,酒全醒了:看尚勇和程倩那亲热劲,分明是在谈恋爱!好个臭小子,原来你去老程的公司上班,是为了追求他的女儿,那不是明摆着想走捷径,少奋斗N年吗?这事要是传到老程的耳朵里,那让我老秦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傍晚时分,尚勇下班回到家,打开电视看足球赛。老秦赶紧搬了张凳子,坐到了儿子的对面,搜肠刮肚说了一大堆语重心长的话,谈人生观、价值观,以及秦家淡泊名利的光荣传统,并举出了许多的实例最后,他将话锋一转,问道:小子,你实在是太不象话了。你你是不是和程倩谈对象呢?你打的什么歪主意?尚勇吃惊地瞪大了眼:爸,您咋这样说呢?
  见儿子不认账,老秦毫不客气地摆出了证据:下午我看见你和程倩边走边谈的尚勇乐了:爸,程倩也在她爸的公司里上班,我俩是同事,今天下午我俩在外面是为公司办事。看您都想到哪里去了!
  尚勇说得信誓旦旦,老秦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他想:不能让臭小子就这么阴谋得逞。我得想个法子,给他来个釜底抽薪
  想到半夜,老秦终于想出了一个好办法:给程倩写一封信,提醒她不要搭理秦尚勇。当然,为了不影响父子感情,这封信一定要匿名。
  说干就干,当天夜里,老秦就写好了信。第二天一早,他把信寄给了程倩。其实,信中只有一句话:程倩,别理秦尚勇,他对你的心思,那可是坏坏的!
  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老秦发现,秦尚勇和程倩竟走得更加近了,常常一道逛街,甚至有几回秦尚勇还把程倩带回家来做客。老秦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的计策失败了。
  果然,过了年,秦尚勇和程倩举行了婚礼。看着儿子和程倩相亲相爱的样子,老秦来到小两口的面前,惭愧地说道:程倩,对不起,那封匿名信是我写的。我差差点儿就耽误了你俩的大好姻缘啊!
  不料,却听程倩说道:爸,原来是您写的啊,真是太感谢您了。因为在那之前,我一直很欣赏尚勇,只是不知道他的想法,所以一直不敢向他表白。而在看过信之后,我知道了尚勇对我的心思,我也大胆地向他表达了我的爱意。爸,您不知道,我就怕他对我的心思不坏呢

上一篇:铅笔的宝宝睡前故事6篇
下一篇:红叶的儿童睡前故事6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