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二手的故事4条


2021-11-25 12:02:20



关于二手的故事4条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4条关于二手的故事,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关于二手的故事(1):

感谢二手机

  春节放假前,我在熟人的店里淘了一部大牌二手机,机器功能很强大,马上要回老家过年,我对精彩世界的所有感知全靠它了。
  我先去小镇转了一圈,看看旧时的伙伴,聊了聊在外的痛和快乐。一回到家,我就兴致勃勃地摆弄开了手机。微信,微博,QQ,游戏的确是好机器,信号也是杠杠的。
  可惜从除夕下午起,手机就上不去网了,急得我像热锅里的蚂蚁,抓心挠肝的,连妈妈精心准备的大餐也食之无味。大年除夕,微信里的好朋友都要拜年,我还在一个群里发起了集体守岁的活动,响应者云集,这可怎么办?
  小镇的年夜饭吃得格外早,夕阳才衔山,鞭炮声就肆无忌惮地炸响。我拿着手机在小镇里跑来跑去,甚至爬上墙头,可始终没网,暗骂自己贪便宜买二手机,发狠回去马上退货。墙下传来熟悉的声音:宝啊,看看妈妈给你拿什么了?
  我跳下墙,暮色里妈妈的颧骨冻得通红,却喜滋滋地举起一部大屏手机递给我:我跑了好几家,总算小林答应跟你换手机使一周,他说他的能上网。
  我心里一喜,接过那部手机,有网!我迫不及待地退着卡,有点奇怪:小林也是个手机控,怎么会跟我换?
  妈妈把两手扣起来在嘴边哈着热气,笑笑说:小林说,一年就回来这么几天,哪舍得花时间玩手机,要多陪爸妈说说话妈妈的话戛然而止,我的手却是一颤,卡差点掉在地上。
  幽暗的天色让妈妈看不出我的窘迫,还一脸期待地催促着:快换啊,你不是着急上网嘛。小林还等着我把你的手机送过去呢,他要给领导电话拜年。
  我果断地把小林的手机递给妈妈:不换了,没有网也能过。
  于是这个假期,我的手机一直处于断网状态,刚开始的一两天还真没着没落,很快也就适应了。
  辞别了爸妈,我回到工作的大都市,当晚就赶到熟人的店里退货,可就在他拿出手机的时候,发现网线连上了!微信、微博、QQ里铺天盖地的祝福让我应接不暇。
  熟人打开手机按了几下,说:手机质量没问题,只是原机主卸载时留下了一款网管软件,选项里有个时间限制,我查过了,这几年里所有的重大假日都被设置了自动断网,节假日一过立即恢复。你要是不信,我马上就给你卸载。
  网管软件?我怎么没听说过。你确定真的不是质量问题?
  熟人笑了笑:我还能骗你嘛。原机主也是我的一个朋友,那是一个超级手机控。每次聚会他都三个手机不停地发照片,刷手机,我们都知道他这毛病。十一长假过后他母亲突然心梗去世了,才四十八呀。丧事过后,这家伙来找我,哭得泪人似的。说每次回家都在玩手机,这个长假也是这样,他妈几次想跟他聊会天,他都是盯着手机嗯啊的应付然后他当着我的面把他三个手机都装上了网管软件你要卸这款软件吗?
  我红着脸揣起了手机,说:不,不卸了。哥们,谢谢你啊,还有你朋友的二手机。  


关于二手的故事(2):

二手车那些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想买辆称心的二手车,门道还真不少……    刘科最近辞职下海,自己当起了小老板。因为业务需要,他准备买辆二手车。    这天,岳父递给他一张名片,道:“买二手车是个技术活儿,不懂的人只能认栽,我替你找了个懂行的帮帮忙。”刘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万东汽车维修部冯二虎”的字样。    刘科马上拨通了电话。这个冯二虎当时便自告奋勇说明天就有空,于是两人约在第二天中午,南环二手车市场碰头。    第二天准时准点,刘科见到了冯二虎:皮肤黝黑,身板结实,一双小眼睛,浑身上下透着股机灵劲。不多会儿,两人就热络起来。刘科报出了自己的心理价位,冯二虎马上爽快地说:“没问题!”刘科还想多交代几句,冯二虎拍拍他的肩膀,又指指自己随身带着的工具包,说:“放心吧,兄弟,包在我身上。”    这时候,刘科才注意到,冯二虎右手的小拇指断了一截。他小心地问道:“兄弟,你这手是?”    冯二虎先是一怔,接着摇头笑了笑说:“没啥,修车这活儿危险着呢,这也是前一段修车时不小心弄伤的。不过你可别小瞧我手有残疾,不信你去打听一下,我在咱们市修车这一行里名号到底如何。”刘科听了,嘴上虽然没吱声,可心里却嘀咕起来:这家伙靠谱吗?    冯二虎却似乎没感觉到刘科的犹豫,乐呵呵地催他赶紧挑车去。两个人绕着市场才逛了一圈,刘科就挑花了眼。    多亏了有冯二虎在,根据性价比,最终帮他选出了两辆中外合资的二手车。这两辆车,从外观到内饰都差不多;再看里程数,都跑了五万多公里,价钱也不相上下。    刘科又开始纠结了:买哪辆好呢?只听冯二虎笑道:“看我的吧!”说罢,他绕着其中一辆车转了一圈,掀开了前盖,仔细查看了一番。随后,他便把刘科拉到一边,小声说:“这辆车太旧了,不能买。”刘科将信将疑地问:“不对啊。我看里程数显示只有五万多公里,轮胎也挺新。你怎么说它太旧?”    冯二虎嘴一撇:“你不懂其中门道,这二手车吧,所有东西都可以作假。比如这辆,先换了轮胎;再把行驶里程调低十来万公里,加起来不过两三千块钱的事儿。可我刚才根据其他部件的损耗程度一盘算,这车起码开了十五万公里呢。”    刘科听后,惊得瞪大眼睛。冯二虎笑了:“还有更牛的呢!”说完指着角落一辆车,悄声说,“瞧,那辆车其实就是把报废车的零件组合加工,拼出来的!”说完,已经钻到另一辆车下去了。这时,刘科才打心眼里佩服起冯二虎来。    不多会儿,冯二虎一骨碌钻了出来,发动了汽车,又打开前盖,一双小眼睛死死地盯在发动机上。突然,他笑着对卖主说道:“你这车排气筒有些问题,你好好看看吧。”卖主听了,一边说着不可能,一边转身向车后走去查看。    说时迟那时快,冯二虎马上从包里拿出一套听诊器,把耳塞戴上,再用一块毛巾包住另一头,按在发动机上面听了起来。    没一会儿,只见卖主从车后转过来,一把推开冯二虎,嚷道:“听什么听,我不卖了,哼,还给我玩调虎离山计!”    冯二虎笑了:“大哥,不要生气,你不卖我还不买了呢,这车的发动机有啥问题,你不希望我在这里嚷嚷吧?”那卖主一听,马上转成一副笑脸,递给冯二虎一根烟说,“看来今天我遇到懂行的了,行行好,你可别嚷嚷。”    冯二虎摇了摇头,便拉着刘科离开了。刘科赶紧问:“我说冯哥,你这又不是医院看诊,还拿个听诊器做啥?”    冯二虎压低了嗓音解释说:“汽车发动机的一些杂音,光凭耳朵是听不出来的,非得靠这听诊器不可。这不,刚才我就用它听出来,这辆车气门的声响很不对劲。”    刘科听了连连点头,可又无奈道:“这车不好,那车不好,我上哪儿买车去啊?”    冯二虎答道:“呵呵,你不要急。这好车啊,可遇不可求,得靠缘分。”正说着,只听他突然失声喊道,“小李,嘿,你怎么也来了?”说着,朝角落里一个年轻男子招起手来。    那个叫小李的年轻人也发现了冯二虎,迎过来,说:“是啊,我来卖车。”说着向身后一指。刘科这才发现小李的身后也有辆车子,而且和刚才发动机有问题的那辆车竟是相同的型号。于是,他便感兴趣地走上前去。可一看,他心里不免有些失望:车子虽说乍一看还成,可再看行车里程表上,竟然显示跑了十五万公里。    再一听小李的报价,刘科连连摇头,心想这车都跑成这样了,怎么好意思要价还那么高。    谁知冯二虎一听,问也不问刘科,竟自顾自地还起价来:“小李,你看都是熟人,再便宜五千块怎么样?”小李面露难色,道:“你们等等。”接着掏出手机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儿,小李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那人听完情况,点了点头说:“行,就这价格成交吧,小李你跟着他们办手续去,我还有点事去办,记着把钱带回来就行。”说完便离开了。    刘科刚想说什么,冯二虎暗地里拉拉他的衣襟小声说:“别吭声,这车绝对超值,听我的没错,快交钱吧,省得别人变卦!”说完便拉着小李去交易厅办手续。    就这样,刘科稀里糊涂跟着冯二虎进了交易厅。不过交了钱后,刘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尤其看冯二虎和小李谈笑风生的样子,刘科更疑惑了。他立即警惕起来,忽然想起自己有个表哥在外地做洗车生意,便趁冯二虎和小李去厕所的时候,给表哥打了个电话。    表哥一听,马上在电话里骂道:“我的蠢弟弟啊,你怎么那么傻啊,肯定是那个冯二虎事先安排好了,今天给你演双簧呢。最后好把这辆最破的车塞给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差不多都要散架了!”    听了表哥的话,刘科越想越窝囊。刚撂下电话,他就发现冯二虎和小李回来了,一边走,小李还一边小声说:“晚上请你喝酒啊!”    待小李一走,刘科就黑着脸说:“冯哥,这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都快报废了,我出这个价太吃亏了。”    冯二虎先是一愣,随后哈哈笑起来:“刚才光顾着抓紧时间买车,没多解释。你有所不知,小李是我的老相识了。这车其实只跑了五万多公里,是几个月前他跑过来让我调成十几万公里的,哈哈。”    刘科听了哪里肯信,嚷道:“咋还有把公里数调高的,傻不傻啊?”    二虎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哼,当然有啊,你不知道吧,这个小李啊,是水利局前任局长的司机,刚才另外那个是他们办公室主任。据说他们新任局长不喜欢上任的座驾,这才委托他们来市场处理掉。”    刘科点点头“哦”了一声,又纳闷了:“那他把里程数调高图的是啥?”二虎眼一瞪:“图的是啥?图的是在单位骗汽油补贴呗!”说到这里,冯二虎叹了口气,“从他们局长骗油补这件事儿,我就知道这人不是啥好鸟,果不其然,前不久被查出问题,撤职了!”    “原来如此,二虎兄弟你懂得真多!”刘科这才回过神来,竖起大拇指说道。    只见冯二虎轻轻摇头,把手抬起来悠悠道:“兄弟,实话说吧,我这手指不是修车弄伤的。其实是因为前一段有个人找我调低了里程表,又把车卖给了一个老板,结果那老板的家人开车出车祸了。那老板也不是个善茬,查来查去,查到我这里,找人把我骗去一顿毒打,还把我小拇指给弄断了。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不干那勾当,老老实实修车才是正道啊……”

关于二手的故事(3):

才陈买了辆二手车

  老陈去年沙糖桔丰收了,着实赚了一笔。他口袋一有钱,就买了一辆二手车。老陈有了车,开心得连走路也扭上几扭。他领了驾驶证以来,都一年多了还没有摸过方向盘。他找了个好日子,叫上张扬,一齐潇洒的开一回,威风威风。

  张扬觉得老陈买二手车太不值了。在张扬的眼里,凡是二手的东西都是劣品,是垃圾。你想想呀,要是好东西,人家会舍得卖掉?

  但老陈可不是这样认为,只要自己觉得是物有所值的,何必计较二手三手的。他说:才两万元呢。

  张扬见到了这辆七座的二手面包车,看上也算新净。价钱这么便宜?他有点不大相信:有这么大的蛤蟆在街上跳?不会被人家忽悠了,车子是翻新过的吧?

  忽悠你个头。它是从我表弟的舅子的大表兄他那里买的,都是亲戚,骗你都不会骗我。人家大把身家,都换几十万的小轿车了。

  虽然这都拐好几个弯的亲戚了,总算比陌生人好。

  老陈,咱别说那么多了,上车,我来开。张扬欲打开车门。

  哈,你想都不要想,我还没有过把瘾呢。你乖乖地上车给我坐着。

  车子歪歪扭扭的在乡道上奔着。老陈越开越顺手,乐得吹起口哨。张扬不耐烦了:吹什么吹,难听死了,不如放首歌听听。

  也好。老陈把车停了下来。摆弄了半天,也放不出一个。他挠挠头:咦,怎么没声?张扬,按哪里呢?

  张扬俯过身去,使劲拍了两巴掌,也是不行。他哈哈的笑了起来:二手车就是这样二的了,你还是吹口哨吧。

  老陈有点不乐了:回去之后,让李财看看该怎么弄。

  经过几场春雨的冲洒,乡道路面也有点坑坑洼洼。车子摇摇晃晃的,人坐在里面倒也很舒服。突然车底传来啪的一声响,张扬惊得支起身子,对老陈说:轮胎爆炸?

  老陈赶忙停车,俩人一齐下车查看。

  哎?轮胎好好的呢。老陈奇怪了。

  张扬也觉得蹊跷:莫非是油箱?

  你傻呀?油箱爆炸你还能在这里站着说话?

  二手车就是麻烦。那你钻到车底看看。

  老陈仔仔细细把车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呀,真奇怪了。他直起身子,擦了一把冷汗,忽然指着路面上哈哈大笑起来:张扬,你看,原来碾着了个空饮料盒呢。

  一场虚惊之后,老陈倒也放开了心,开的更顺手了。张扬看得心痒,对老陈说:该我来开开了。

  别急,等爬过了这道坡,再让你来开。

  这道坡叫虎头岭,从村里到镇上算它是最陡的,最险要的,坡的一边是峭壁,一边是几丈深的山沟。

  老陈的车子嗷嗷叫着爬到半坡,使不上劲了,咔的熄了火。

  你这个老陈头,咋不加油冲上去呀?

  冲不上呀。好在我警醒,刹车快点。要不然向后退去,掉进山沟,我俩得摔成柿饼。

  老陈打着火又冲了几次,车子就是开不上去。他无可奈何地对张扬说:可能太重了,你下车。

  什么破车,两个人都会超重?张扬喋喋不休,极不情愿的下了车。

  老陈又再试了几次,车子只是冒着黑烟拼命吼着,就是不愿走。


关于二手的故事(4):

二手货

  赵大牛都快奔四十了,才娶了一个带孩子的女人。女人小他八岁,叫春梅,模样十分周正,人也老实,就是离过婚,忌讳人家说她是二手货。
  赵大牛是个顾家的男人,婚后拼命挣钱。到了年底,赵大牛对春梅说:咱俩结婚时太仓促,没有置办什么像样的家具,如今要过年了,咱也买几件。
  春梅点头同意,于是两人就来到县城家具商场,一问价格,新家具都不便宜。
  春梅也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就劝赵大牛:咱俩又不是年轻人,赶时髦,新家具太贵,咱到那二手家具市场看看,有的虽然旧点,但却实用。赵大牛觉得这个主意好,两口子又来到二手市场。转了几圈,看中了一套沙发和一张写字台,谈好价格后就拉回了家。
  过了正月十五,村里来了个翻新旧沙发的,赵大牛想起年前买的二手旧沙发,就和春梅合计,把旧沙发翻新一下。春梅当然没有意见。
  他俩抬出沙发,撕开底座下的旧布时,忽然从里面掉出个塑料袋,袋里有个大信封,鼓鼓囊囊的。
  春梅拆开塑料袋一看,全是百元大钞,另有一个小纸条,上书王经理奉送。
  春梅把钱递给赵大牛,赵大牛数了数,整整两万元。赵大牛高兴得一蹦三尺高,忍不住说:还是二手货好啊,能给咱家聚财。谁知春梅听了这话,脸腾地红了,随后用手点了赵大牛的鼻子:傻蛋,咋光守着瘸子说短话。
  赵大牛愣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直打自己的嘴巴:你看我这张臭嘴,老婆你比二手货更聚财


上一篇:风花雪月的故事大全3个
下一篇:桃花故事52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