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的睡前故事10篇


2021-11-25 11:58:40



乡村的睡前故事10篇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10篇关于乡村的故事,供各位参考,希望您能喜欢。

乡村的睡前故事(1):

梦回乡村

  父亲告诉我,老家的房子就要拆了。小镇,冬的寒冷冻结了空气,却依旧凝不住那弥漫在冷风中的丝丝凛香。

  我从老妇人手中接过那块洒满了黄糖的糍粑,亮晶的黄糖粉末留在老妇人干燥开裂的大手上。她包着一方暗色头巾,额头上有深深的沟壑。一笑,眼角的皱纹层层叠在一起。

  我一口咬下细腻糯软的糍粑,绵长清淡的触感与丝甜在舌尖漾开,久违了的味道。就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她是那么像我过世的祖母,即便我早已记不清她的样子。

  我好像有很多故乡,又好像没有故乡。我太早离开武汉,每年回去,都似乎是一个游客的身份,与它有很远的一段距离。武汉这几年变化太大了,武昌通了沙湖大桥,我们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小姨开车的时候,这样感慨。

  是啊,老家的房子就要拆掉了!

  南方以北,北方以南的武汉,农村都有打糍粑的习俗。一个比脸盆大的石盆,几根底部粗重的木棍,将蒸的熟热的糯米团捶打得松软而有弹性。大伯二伯的排屋连在一起,他们两家做糍粑的时候,全村都来帮忙。事实上,这就是每年一度的盛事:打糍粑,酿米酒。如同一根纽带,把整个村子的人连在一起,彼此和睦,令人羡慕。

  每次打糍粑的时候,大伯总会笑着吆喝,让我也去帮忙。我看看那比我还高的木棍,笑着跑开了,也用汉腔回道:反正我又没力气,还不如给你们倒米酒去。

  一个上午,经蒸、打、煎几道工序,洒上黄糖粉,便可入口。那种清甜细腻的味道深深地刻在了味蕾上,使我至今痴狂成迷,难以淡忘。其实,就像鲁迅的罗汉豆一样,并不见得好吃,但人们心有执念的,总是童年时吃过的东西。

  村里人很勤劳。春节串门,我曾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于院子一隅,看见一位纳鞋的年轻姑娘。针线来来回回,她的神情亦是安详的,仿佛是个虔诚的教徒,做着至高无上的工作。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是他们做人的信条。有一回,父亲送一位老伯开车到城里去,老伯连连道谢,还在第二天就送来一篮鸡蛋作为答谢,令人有些不好意思。

  而如今,大伯的孩子,我的哥哥姐姐,有的出去念大学,有的出去打工。人一少,糍粑就做得少了。米酒,也只是那么小小的几坛。

  失落的感觉。

  东边的老房子还是得拆掉。

  我又何处寻回那清甜的味道?

  中国的乡村,在城市铁蹄的践踏下,又该走向何方?


乡村的睡前故事(2):

最后的乡村

豪哥酷爱旅游,这世界腻味透了,处处是千篇一律的钢筋水泥高楼大厦,如同复制出来的一样,所以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豪哥越爱去。这天,在绵延起伏、幽深偏僻的群山中,当豪哥带着一帮小弟没头苍蝇似的乱钻一气后,无意之中闯进了一条狭长宁静的大峡谷,然后所有人全都惊呆了。

只见眼前满是鲜艳的桃花,桃花掩映之下是一座小小的村落。是的,正是蒙尘的书本,怀旧的影视中出现过的小村落,家家户户庭院柴扉错落有致,而不是惯见的高楼林立,潺潺流水之中鹅鸭嬉戏,狗吠鸡鸣不绝于耳,村落外秧苗碧绿成行,微雨中神话般的燕子呢喃飞翔。

天啊!要知道现在地球上早就没有乡村了啊,现在豪哥误打误撞地竟然撞进了一座世外桃源!

片刻的愣怔之后,大伙一起欢呼起来,发财了、发大财了!要知道豪哥他们本就是神通广大黑白通吃的开发商,这年头能开发的早就开发一空,正无米下锅,现在天大的机遇来了。

大伙指指点点热烈议论起来:马上着手把这儿打造成独一无二的极品乡村旅游中心,这边建一座豪华酒店,那边建购物中心,再那边是娱乐中心……要知道这是地球上最后一个乡村,这消息一经公布,还不震翻了天?那钞票还不像泉水一样日夜奔涌而来?

这时豪哥冷静地一摆手,说:“村子里的人呢?咱们当务之急是先把他们集体迁走。”

听豪哥这一说,大伙才发现村子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光天化日之下鸡争鸭闹的,怎么会没有人?难道这是一个死村落?正诧异间,村外忽然隐约传来一阵古风十足的弦乐声。

循着乐声走过去一看,原来村外一远一近有两座湖泊,远湖碧波浩渺、气象万千,近湖水平如镜、小巧玲珑,远看上去两湖就像村子的两只眼睛,不过远湖大近湖小、远湖高近湖低,两湖落差极大而已。这更好了,景点有了这两座湖泊将更显灵性,又更具无穷商机,可以让游客游湖赏水,可以以湖鲜为食材举办美食节……

弦乐声是从近湖的湖边发出的,只见一大帮子男女老少衣着古朴、神情凝重,正把一头头猪羊抛入湖水中,像是在举行一个古老的祭奠仪式。

一见豪哥他们从天而降,村民们全都惊呆了,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豪哥得意地说:“这世上还有我找不到的地方吗?现在我宣布,这地方被我征用了,限你们10天之内全部搬走,至于补偿费嘛,我会酌情给的。”

村民们大惊,其中一个白发如雪的老者顿首央求道:“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从不与人争斗,更不与人结怨,我们只想安安静静地跟地球一同变老,各位行行好,就放过我们吧,只当你们从未来过这地方好不好?”

豪哥双手叉腰,仰天大笑起来,意气风发地说:“如果放过这绝佳的地方不开发,那我就是世上最大的傻子,你瞧,我的后续部队已经来了,这儿已容不得你们了。”

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一长列推土机、起重机等大型机械声势惊人直开过来。一切都无法挽回了,蝼蚁般的村民根本不是武装到牙齿的豪哥他们的对手,白发老者含泪望着村民们,村民们个个含恨饮泣,老者喃喃地说:“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不甘啊!”

老者又上前对豪哥说:“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要知道单凭我们确实斗不过你们,可千百年来一直有座保护神庇佑着我们,先前你们看到我们在湖边祭祀了吧?那就是正在祭拜我们的保护神——一条巨龙,此刻它正静静地沉睡在湖底,你看!”

顺着老者手指的方向一看,原来湖边刚才村民们祭祀的地方有一条手腕粗的黑黝黝的铁链,一头牢不可破地系在山上,一头沉入碧汪汪的湖水中,湖水深不见底,那铁链不知有几许长。

豪哥好奇地说:“这铁链是干什么用的?”

老者眼望天边,一脸的神圣和向往,说:“远古时候这湖里有条巨龙,它虽说庇佑了我们,却时常离水而出,腾云驾雾、兴风作浪,危害外地的百姓。先民们没办法,便收集了天下玄铁铸了这条铁链,有无畏勇士用铁链锁了巨龙,永镇湖底。铁链沉重,巨龙无法蹿出湖面,它就再也不会危害四邻,从此后处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所以只要我们尽全力扯动铁链,助巨龙跃出湖面,它见我们这些原住民不在,立刻会发怒水漫峡谷,那时万物将不复存在!可恨我们人单力薄,扯不动铁链,否则,哼,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哩!”

豪哥耐着性子听完老者的诉说,然后和一帮弟兄们哈哈大笑起来,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这是哪朝哪代的神话故事啊?老头儿,这年头你就是骗三岁小孩他也不会相信的,哼,这么说我偏要扯起这铁链,破了你们的幻象,让你们彻底死心!”

老者一听大惊失色,抢上前说:“万万不可!我们走就是了,犯不着害了你们。”

豪哥再不答话,一挥手,一台大型绞盘机轰隆隆开过来,豪哥像指挥三军的大将军一样,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道:“把这条铁链给我绞起来!”

老者和村民们个个面如土色,浑身战栗,好像到了地球末日一样,还要上前阻拦,早被豪哥手下拦住了。随着机器的轰鸣声,随着绞盘机缓慢而强有力的绞动,粗大的铁链一节节升上来,一切安然无事,只有村民们眼中射出决绝的光芒,就在这时绞不动了,湖底像是有只巨大的手扯住了铁链。

双方僵持着,豪哥和众弟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那操纵机器的绞盘手更是吓得大汗淋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巨龙之说似乎荒诞无稽,但在此近似远古洪荒的山村野岭内,在这神迹般的村落湖底中,说不定真的潜伏着什么史前怪兽也未可知。

这时老者大声凄叫起来:“我说你们现在撤离还来得及,否则一旦惹恼了巨龙,那时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顿时激怒了豪哥,他厉声对那绞盘手吼道:“你下来让我上!什么巨龙,我偏不相信!我这半辈子拆迁了数不清的房屋,所到之处无不望风而逃,今天要是在这小小山村失了手,以后在道上还怎么混?”

豪哥跃上绞盘机后,二话不说加大了功率,随着机器大叫着喷出黑烟,巨大的绞盘车都微微倾斜了,原来均衡之势立被打破,湖底那股神秘的力量似乎再也坚持不住,铁链再次缓缓升了上来,就在这时,有人大叫起来:“看,湖心有巨浪!”

众人心一惊,抬眼望去,原本平静如镜的湖心果然巨浪翻涌,如一口巨大的锅烧开了一样,同时从湖底隐隐传来龙吟虎啸般的吼声,真像是湖心巨龙在大口喘气、发威。

老者和村民一起大叫起来:“快住手,否则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了!”

豪哥一听更怒,再次加大功率,铁链随之上升,那湖心浊浪更高了,吼声更大。就在这时,铁链那头似乎完全放弃了抵抗,豪哥突感手中操纵杆失重,几乎就在同时风云陡起,天地随之变色,耳畔只听得那白发老者仰天长啸:“先人,你们说过,有朝一日家园失去时,宁可玉石俱焚,如今我们来了!”

豪哥不明白老者说的什么,忽然间湖心地动山摇般发出一声巨响,一条白色巨龙冲天而起,在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湖水猛烈暴涨,顿时化作滔天洪水,眨眼间四下里汪洋一片,人、村庄、田地、桃花,一切立时不复存在,只剩下湖心巨龙依旧狂舞、咆哮……

后来有科学家寻到这里,认真考证后不认为真有巨龙之说。他们是这样解释的:近湖像只倒置的锥体,锥尖向下,且与远湖湖底相通,因这儿雨季漫长,十年九涝,一旦水大,那位置颇高的远湖湖水便倒灌进近湖。先民们饱受水灾之苦,所以尽几世之力铸了一只巨大的铁塞子,寻在某年干旱时,死死塞住了近湖湖底,从而一劳永逸,永享这世外桃源之乐。

一代代的先民们生活在这桃花源中,自由自在。可时光飞逝,有感于所谓的现代文明日夜侵袭蚕食,先民们便嘱咐后人:万一不得已搬离,便想方设法起了塞子,与家园共存亡。所以那白发老者才一而再在言语之中撩拨豪哥,激他拔了塞子。

那条湖心激荡飞舞的白色巨龙自然就是远湖倒灌过来后冲天而起的大浪了。

桃花源就这样没有了,地球上最后一个乡村永远消失了。


乡村的睡前故事(3):

城市老鼠和乡村老鼠


城市老鼠说乡村老鼠住的地方没有高楼、大马路、很多很多的人。乡村老鼠说:我的家有树林、田野,很多很多的庄稼,还有小鸟在歌唱。
乡村老鼠拿出好东西请城市老鼠吃,城市老鼠说:我喜欢喝可乐、吃面包,还有泡泡糖和跳跳糖。还没天黑,城市老鼠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乡村老鼠到城市里去,看到高高的楼房、宽宽的马路。他刚要过马路,汽车一辆一辆开过来。
大皮鞋、高跟鞋往他身上踩过来,他吓得钻进臭烘烘、脏兮兮的下水道。乡村老鼠走进城市老鼠的家。凉凉的空调风吹过来,乡村老鼠一个劲儿打喷嚏。
城市老鼠拿东西请乡村老鼠吃。可乐在乡村老鼠肚子里咕噜咕噜直冒泡泡,泡泡糖粘住了牙,跳跳糖在他嘴里毕剥毕剥地跳。乡村老鼠吓得不敢再吃了。
天还没黑,乡村老鼠就回家去了。看着大树和田野里的庄稼,听着小鸟唱歌,乡村老鼠说:还是 自己的家好呀!
城市老鼠和乡村老鼠

乡村的睡前故事(4):

乡村偷车贼

  程子去外地办事,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小村子时,油不多了。一位大爷痛快地答应程子的借宿。晚上程子准备去车上拿点东西时,发现大爷跟一个彪形男人在车前比比划划。
  只见大爷冲着他的车,先做了个剪的手势,又攥紧拳头,做了个砸的动作,再比划出桶的样子一倒,最后转动了一下方向盘。男人不住地点头。
  程子心想,坏了,入狼窝了!他们是看上这辆车了!看来只能随机应变了!
  晚上,程子躺在炕上,根本不敢睡。果真,到了半夜,外面传来异样的声音:咚咚、咚咚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还是听得很清楚。不好,难道是在撬车门?程子赶紧披衣出去,可外面静悄悄地。他围着车转了一圈,车门好好的,没有撬过的痕迹。难道自己听错了?
  程子又在外面呆了一会,没有动静,便回屋去。可程子再也不敢入睡了。天一亮,程子赶紧去看自己的车,上帝保佑,车还在!
  大妈听说程子被咚咚声吓得没睡好觉,哈哈大笑起来,她把程子拉到大门口一个纸箱面前,掀开盖,里面是十几只活蹦乱跳的小鸡。
  大妈说:那是它们半夜啄纸箱子。
  原来是虚惊一场!可大爷比划的手势是怎么回事?
  这时,彪形男人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桶。
  大爷走过来,冲男人竖了竖大拇指,对程子说:他是个哑巴,别看人长得凶,心眼可好了,我昨天让他去邻村跟二大锤要汽油,你看,一大早就要来了!二十里外的镇上有个加油站,这些油够你跑到镇上了!
  原来,大爷的手势不是剪断、砸锁、加油、开车跑而是向二大锤要汽油!
  程子走的时候,要给大爷钱,被大爷拒绝了: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在城里打工,上次回来时,钱包被偷了,幸亏火车上好心人你十块、我二十地帮他凑齐了路费。这出门在外啊,谁能担保不遇到点难事呢,互相帮衬一把呗。
  程子鼻子一酸,这个乡村之夜,必定会让他终生难忘。  


乡村的睡前故事(5):

乡村的春天山里的春天

乡村的春天山里的春天的故事

春天已经来到了原野上。樱花开了,小鸟鸣叫。

可是,春天还没有来到山里呢。山顶上,还积着白雪。山里头住着鹿一家。

小鹿出生还不到一年,它还不知道春天是怎么一回事。“爸爸,春天是什么样的啊?”“到了春天,花就会开。”

“妈妈,花是什么样的啊?”“花很美丽。”“是吗?”

因为小鹿没有看见过鲜花,所以它还是不知道花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春天是什么样的。有一天,小鹿自个儿在山里面转着玩。这时,“咣——”,远处传来一个清脆的声响。

“这是什么声音呢?”接着又是一声:“咣——!”小鹿竖起了耳朵听着。很快,就被那声音吸引,朝山脚下跑去了。

山下是一片辽阔的原野。原野上樱花开了,散发出一阵阵好闻的香味儿。一棵樱花树下,坐着一位和蔼可亲的老爷爷。看到小鹿走过来,老爷爷折了一枝樱花,别在了小鹿小小的角上。

“哈,送你一根簪子。趁天还没黑,快回山里去吧。”小鹿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山里。

回到家,小鹿告诉爸爸妈妈,他听到了“咣”的声音,还有,老爷爷给了他一只簪子。鹿爸爸和鹿妈妈异口同声地对它说:“‘咣——’的声音,是寺里的钟声!”

“你角上插着的,就是花啊!”“当花都开了,飘来一阵阵宜人花香的时候,就是春天了!”没过多久,春天也来到了山里,山里各种各样的花都开了。

2乡村的春天山里的春天的故事点评

因为小鹿还很小,所以没有见过春天,一直在问自己的爸爸妈妈出她奶奶是什么样子的。后来它在原野上见到了美丽的春天可开心了呢。小朋友们有没有在春天的时候出去玩耍呢?


乡村的睡前故事(6):

走入纽交所的中国“乡村基”

李红,1968年7月出生在重庆市渝中区。她父母都是汽车运输公司的职工,养育着3个孩子,她是唯一的女孩。在上世纪70年代,穷人的孩子都是早当家的,只有8岁还在上小学的李红就会自己生火做饭了。这也许就是她日后创办乡村基最原始的积累。

店子开张后,李红以为生意会特别好,不料,生意却冷淡得出奇。有时为了节约电费,店子甚至关掉了一些灯。面对残酷的市场,李红只好咬牙坚持惨淡经营。为了把店子开下去,只好给顾客让利。乡村基除鸡肉外,还经营西式快餐兼各种汤面。肯德基、麦当劳的人均消费是22元,普通小店的消费是七八元,那么乡村基就定位于12元。这对顾客来说,是作了较大的让利了,但是店子的利润则摊薄了不少。一年多经营下来,乡村基总算是在解放碑站稳了脚根。

经营了两年乡村基后,李红终于发现了自己店子定位存在问题。自己擅长的是中餐,可店子经营的却和洋快餐差不多,也是薯条、汉堡。甚至连店子里设置的儿童乐园都和洋快餐店相似。不管你的炸鸡做得多好,薯条做得再棒,人家仍然还是要去麦当劳、肯德基。以己之短去击人之长,肯定竞争不过人家。李红决定砍去店里所有的洋快餐的成分,增加中餐的分量。此后,宫爆鸡丁、泡椒滑鸡、金香排骨等中餐佳肴成了乡村基的主打菜。

果然,在乡村基的定位发生变化以后,店子的顾客日益增多。尤其是李红订下的一条店规,所有食品都不含味精,牛肉中也不添加任何添加剂,这让顾客十分满意。靠着独特的口味、优质的服务、实惠的价格,乡村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顾客。

当解决了外部的客源问题后,李红开始着手狠抓企业的内部管理。她做了三件事。第一件是引进了美国的CSC国际公司管理模式和技术,把自己的乡村基打扮成“美国的乡村基”。这是出于公司要做国际化品牌的要求,更是让消费者能够接受乡村基同样是来自麦当劳、肯德基的故乡。第二件事就是在菜品开发上实行营养搭配国际化,口味中国化。每推出一款新菜品,好不好吃是检验的唯一标准。只要一周时间大家都公认好吃,就推出;如果公认不满意就毫不犹豫地放弃。第三件事是打造中式快餐的标准化。李红在经营中总结出了一套适合乡村基的标准化操作程序,不仅对产品的操作进行了规范,甚至对用料的选择、每一块原材料的形状、大小都作了具体规定。比如,为了保证米饭的可口,李红就选择试用了许多地区的大米,最后选择了东北的大米。即便是东北大米,也有至少5种,李红选择了糯软可口的一种。抓内部管理,一是降低了成本,二是提高了服务,三是为监督服务提供了保证。

1999年,由于乡村基的经营步入了正常化的轨道,而且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可,生意也开始红火起来,李红便乘胜前进,在重庆新开了4家乡村基分店。当时她和新来的员工们说自己要开30家店,结果员工们都不相信,她说她敢打赌,绝对能够实现。

其实,要想多开店很容易,搞全国连锁加盟店的话,要不了几年,就可以在全国开出几百家店甚至上千家店。但是李红没有这样做,她不希望超速发展,不愿意做加盟店,坚持直营店和联营店。既便是联营店,李红也只是要求对方以合作的方式入股30%,乡村基出资70%,并负责管理,实际上把联营方看成了一个投资者。李红一直认为,直营店、联营店和自己的利益密切相关,自然会用心,而且能够有效地控制这些店的发展。如果是加盟店的话,只要加盟商跟不上自己的步伐,加盟就有可能失败。直到2006年,李红才在上海开起了自己的分店。上海的分店成功以后,李红又从上海折回到了成都,在成都开起了分店。

当乡村基做得风生水起之后,2007年,红杉投资和海纳创投想要投资乡村基。李红不同意,她担心创投公司只管自己套现赚钱,到时经营理念很难和自己一致。然而,对方一直没有放弃,不断地给李红打电话发邮件。当李红意识到创投是认定了乡村基的发展前景才愿意投资之后,终于答应和创投进行谈判。经过半年时间的接洽,终于和红杉资本、海纳创投达成协议:红杉和海纳向乡村基注资2000万美元,争取在3年内在国内开店100家,打造成“中国的麦当劳”并赴海外上市。当然李红没有忘记一个前提,就是创投公司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

在拿到投资商的钱后,李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联营店回购股份,并宣布只做直营店,不再做联营店,目的是加强控制力。随后,李红开始了在全国各大城市开乡村基的直营店。只用了不到3年时间,李红便在湖南、湖北、陕西、四川、重庆、上海等地开了100家直营店。


乡村的睡前故事(7):

乡村异事

说一个我们邻村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现以第一人称描述!
  
  终于,我结婚了,我是村里的大龄青年,这一天我等很久了!新娘也相当漂亮,我对她疼爱有加,村里人都说我这坨牛粪让她那朵花

乡村的睡前故事(8):

乡村两脚夫

  豹子头是二龙山当家的,平日里领着众喽专干拦路抢劫打家劫舍的活儿,由于他胆大心细讲义气,而且抢的都是些贪赃枉法、为富不仁之辈,穷苦百姓们个个暗中叫好,这么着威望日隆,渐渐坐地成虎,成了最大的一座山头。
  这天手下押上一个老头来,只见老头一脸沧桑风尘仆仆,一双脚板出奇地大,一看就知是常年在外行走的角色。豹子头一见老头的模样便喝问手下:你们眼睛瞎了吗?怎么抓了一个贫苦百姓来?
  手下一听报告说:当家的,我们也差点看走了眼,再仔细一瞧包袱,重着哩,里面竟有二十个大洋!当家的,贫苦人家能有这么多大洋吗?分明是只伪装过的肥羊。而且更奇怪的是,老头被设伏的弟兄们抓住后,一不求饶二不反抗,只有一个要求:见当家的一面,不然他就当场跳崖自杀。我们见老头这么坚决,怕其中有隐情,就只好蒙了眼睛带上山来。
  豹子头听了心中诧异,斜着眼看向老头。老头一丝害怕的神色都没有,直通通地对豹子头说道:我是个乡村脚夫,专门替人家送东西送信件,干这行三十多年了,从没有误过事。今天带的东西被你们抢了,请当家的还给我,不然我只有死路一条。
  豹子头听了,一拍虎皮椅子扶手,叫道:哈哈哈,这不是与虎谋皮吗?要我说,东西被抢了,你完全可以自个儿赔上嘛。
  老头说:能赔上早就赔上了,可我即使倾家荡产也赔不起这么多大洋,所以当家的要是不还给我的话,我没脸见人家啊,就非死不可了!
  豹子头乐了:赔不起,那你不会跑路吗?
  老头摇摇头,说:干我们这行的,信用比性命还重要,这行当我做了三十多年,小到带过布匹、带过书信,大到带过金子、带过大洋,从来没出过一丝一毫的差错,乡亲们都把我当作天底下最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我不能跑。
  豹子头不耐烦了,一挥手说:我拉山头立杆子也好多年了,还从没有过把到口的肉再吐出去的事,老头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来人,把他眼再蒙了,拖到山下去!
  老头凄然一笑,说:既然这样,无需你们动手,我自个儿来就是了。说完咚的一声竟一头撞上坚硬的石壁,顿时血花四溅。
  不知过了多久,老头悠悠醒了过来,刚睁眼就听到豹子头恶狠狠地嚷道:老头,你可醒了,我算是服了你了!为了你,我还到城里偷偷请了医生来。
  老头呻吟一声,说:当家的,你救我干什么?
  豹子头瞪眼嚷道:不救你,四乡八里的百姓能把我吃了。这两天,我手下人没闲着,到山下一打听,原来你这老头还真厉害,个个一说起你都直竖大拇指,说是天底下第一号厚道人,也是大伙离不开的人。当听说被我抓了后,个个破口大骂,骂我瞎了眼烂了肚肺,说抢那些贪赃受贿、为富不仁的也就罢了,怎么能抢老脚夫?老头,不瞒你说,我再混,也知道贫苦百姓是得罪不起的,好多时候他们就是我的眼线哩,再说我也是贫苦人家出身,这么着只好救你了。
  老头说:可你救了我也没用,我迟早还是得死。
  豹子头笑起来:我把抢你的财物还给你,再补偿你一些,你还死吗?
  老头也笑了,说:该我的你还我,不该我的,我一分一毫都不要,这就是脚夫的规矩。
  这事一经传出,人人赞豹子头讲义气,更赞叹老脚夫轻生死、重承诺,从此以后老脚夫在外送货更加一帆风顺了,无论哪个山头都告诫手下:谁都可以抢,就是老脚夫不能抢。可是过了不久,出大事了。
  有人发现老脚夫死了,在一个漆黑一团的晚上,被人用刀捅死在山道上,身上的财物被抢了个一干二净!
  二龙山下百姓的情绪一下子燃烧起来,恰好豹子头也听说了这事,便亲自来察看,大伙一见是他顿时怒吼起来:豹子头,肯定是你见财起意杀了老脚夫,告诉你,这事不会就这么罢休,从此以后我们誓不两立!
  豹子头神色痛楚地看着老脚夫的尸体,缓缓说道:当我听说这事后,立即召集所有手下询问,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人不是我二龙山杀的!我要杀他上次就杀了,干吗又救他一命还他大洋?
  乡亲们一听,安静了下来。是啊,豹子头说得在理,他要劫杀老脚夫上次就杀了,那凶手又是谁?正心头迷乱,又见豹子头跪下一条腿,伸出一只手轻轻合上老脚夫的眼睛,然后举手向天发誓说:老脚夫,我不查出凶手,誓不为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豹子头一直没能找到凶手。
  忽然有这么一天,村民们上山劳作时发现老脚夫的坟前跪着一人,起初大伙也不在意,以为是来吊唁的,可等劳作归来时竟发现那人还笔直地跪着,像尊雕塑一样,大伙顿时起了疑心。
  一传十、十传百,大伙个个赶了过来,连豹子头也闻讯赶来了。正要问,那人先开口了:老脚夫是我杀的!那天晚上我正好撞见他背了个沉甸甸的包,而我正因赌输了钱被债主逼债,一时起了恶意便杀了他抢了东西。
  大伙一惊,随即愤怒起来,个个挽起衣袖就要上前,眼看着大伙的情绪就要失控,那人又开口了:但随后我就发现抢错了,只怪天太黑了没看清,我抢的人竟是老脚夫,一个菩萨一样的好人,更要命的是,上次被大当家抢去的大洋就是我的!老脚夫为了我的大洋可以不顾性命,而我却杀了他我恨死了自个儿,一段时间的煎熬过后还是过不了这关,所以就来了。现在我也不劳大家动手,这就自行了断!
  那人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柄小刀,猛地一刀刺进自个儿的右眼,顿时鲜血迸流,直吓得众人失声尖叫,掉过头不敢看,只有豹子头冷眼瞧着,握着马鞭的右手青筋直暴。
  那人疼得浑身直打战,好容易撑住了不倒,口中说:我有眼无珠,留着它又有什么用?
  说着他又举起刀,再刺左眼,电光火石间,众人忽听得耳边风声急响,随即啪的一声,大伙再一瞧,原来是豹子头一马鞭抽落了那人手中的尖刀。
  仅剩一只眼的那人苦笑道:各位,难道我求死也不许吗?
  豹子头喝道: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听着,暂且留下你一只眼睛,日后要用。
  那人一脸迷茫,问道:干什么用?
  豹子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接过老脚夫的班,作为赎罪之用,这样老脚夫的在天之灵才会安息,因为大伙需要一个脚夫。我说,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当一个脚夫,一个跟老脚夫一模一样的脚夫吗?
  那人一下子愣住了,大伙也愣住了。
  从此以后,山村跟外面的联系再次通了,那独眼人背起了老脚夫褪色的信包,从此风雨无阻、尽心尽力地行走在四乡八里,他的小屋就建在老脚夫的坟旁。
  人们开始以为这独眼人只是一时的冲动,谁知一天天一月月过去了,这人竟跟老脚夫一样,勤勤恳恳地埋头赶路,所带财物也分毫不差,比当年的老脚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往后,豹子头也下了二龙山,不知去向,其他大小山头也慢慢太平了。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因为两个脚夫,这儿竟暂时成了一个风平浪静、民风淳朴的世外桃源。


乡村的睡前故事(9):

乡村御医

  慈禧在大清朝掌了几十年的权,那威风可真耍到家了:一班文武大臣在她的眼里,她是看着谁不顺眼,就跟掐豆芽菜似的这么一掐,谁的脑袋就得搬家;就连光绪皇帝也受她的窝囊气,日子过得还不如一个小百姓呢。

  可就是这么着,慈禧的心里还是不痛快。你想呀,她虽然有名分有地位,可是年纪轻轻的就守寡,几十年都是咬着牙过来的,心里能好受吗?甭说她看着光绪和珍妃恩恩爱爱的心里就来气,就是看见鸳鸯戏水、燕子双飞,她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呀。

  这天,正是端阳佳节,太监李莲英看出慈禧不高兴来了,就想借机会讨她欢喜。端阳节不是都吃粽子吗?他就让御膳房给慈禧包了六个小巧玲珑的粽子,六个粽子六种馅,豆沙的、枣泥的、五仁的、火腿的、莲蓉的,还有一种是桂花的。那粽子三角尖尖,放在一只青花瓷盘里,甭说吃,就光是看着,出气都顺溜。

  果然,慈禧见了很喜欢,心里一高兴,一口气便把这六个小粽子都给吃了。吃完后,她一抹嘴,对李莲英说:小李子,可真有你的呀!随后,就到颐和园的昆明湖边散步去了。

  可谁想,这一下麻烦来了:那粽子是糯米做的,在胃里不好消化,湖边风大,这么一吹,再加上慈禧本来心里就有事,于是她胃里火辣辣的,就开始不住地翻腾起来。慈禧于是赶紧回宫,原以为喝口热热的莲子汤,早点儿上床休息就没事了,哪知道到了半夜里,她的胃却越发地疼起来,躺在床上哇哇直叫。

  李莲英一看自己这回是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赶紧把御医找来,给慈禧切脉、问询、开方子、配药,等药煎好了,又亲手端上来给慈禧喝。折腾了大半夜,慈禧的病情总算稍稍缓解了一点,李莲英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没想,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慈禧的胃又不对劲了,痛得在床上直打滚儿。御医们一个个吓得束手无策,李莲英更是着急,因为这娄子是他捅的啊!他脑子一转,立即让小太监到宫外去请名医。

  这个小太监姓陈,叫陈太保,平时没干过什么利索事,这回就想趁此机会显显自己身手,于是他出宫后逢人就打听:哪儿有好大夫?进宫去给太后老佛爷看病啦!

  陈太保这么一咋呼,那些大夫们就一个个赶紧摘牌子、收幌子,找地方躲了起来。为啥?进宫给慈禧看病,那不是去捋老虎须子吗?谁愿意冒这种险?所以陈太保从早找到晚,连个大夫的影子也没见着。

  后来,陈太保找来找去找出了城,在一个叫大溜庄的村口碰见一个捡柴禾的老头儿,陈太保就问他:这村里有大夫吗?

  老头儿回答说:有啊,姓寿,就住前边那排瓦房里。

  陈太保于是谢过老头儿,就赶紧朝前边那排瓦房奔去。

  叫开门后,陈太保看见一个五十上下、戴一副玳瑁眼镜、穿一身马褂的瘦子,就问他:你就是看病的那个寿

  瘦子点点头:是啊,没错,是我。

  陈太保乐了:哎呀,找了一整天,可找到你了,赶快跟我走!

  瘦子一怔:上哪儿?

  陈太保说:走吧,时运来了,你赶快跟我进宫去吧!说罢,不由分说拉了瘦子就走。

  进宫后,陈太保让瘦子在偏房等着,他自己去见李莲英。

  李莲英早就等得心急火燎的了,见了陈太保就问:你怎么刚回来,找到没有?

  陈太保得意地把自己的办事经过说了一遍,李莲英二话没说就奔偏房。

  那瘦子也正着急呢,见了李莲英就说:我家里还有事情,你快带我到御马圈去吧!

  李莲英一听愣住了:上哪儿?

  瘦子说:叫我来,不就是给宫里的老黄马看病吗?

  胡说!李莲英一瞪眼,是老佛爷病了!

  瘦子一听老佛爷三个字,两条腿立刻就软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声说:小的该死,小的耳背,小的只会给牲口看病,哪能给给老佛爷看

  陈太保早在一边吓得身子筛开了糠,朝瘦子直喊:你怎么不早说啊?

  瘦子说:我说什么呀?你问我是看病的吗,我说是,你就带我来了

  不得了,这个口误闹大了呀!原来,陈太保说的寿,瘦子把它听成了兽医的兽。这就叫猴吃麻花满拧,陈太保把事情给办糟糕了。

  李莲英本打算放了瘦子算了,可又一想,不能放。他对瘦子说:你明明是一个兽医,竟敢贸然进宫,这犯的可是死罪呀!

  瘦子一听害怕了:那可不是我自己要来的啊。

  李莲英脸一沉,说:不过,你要想活命也不是没有办法。从现在起,你就是给人看病的大夫,不许再提什么兽医不兽医的,马上跟我去给老佛爷看病。

  瘦子吓得浑身哆嗦:可可我不会呀!

  李莲英压低嗓门说:我琢磨着,人和老黄马什么的,肚子里的东西也差不到哪儿去。老佛爷其实也就是着凉停食了,御医们都不敢用药,所以就难见效果,你就大着胆子给老佛爷开一个方子,药量用多少你看着办。

  瘦子一听:这不是让我提着脑袋去赶集吗?

  他正犹豫着呢,李莲英可急了:你不去,咱们三个一准得死,你如果去试试,我看八成就是条活路。

  瘦子一想也对,家里老婆孩子都等着我呢,可不能这么糊里糊涂地大家都完蛋啊。于是牙一咬,就答应了下来。

  李莲英怎么带着瘦子去给慈禧看病号脉开方抓药,这里就不一一细说了。只说后来慈禧吃了瘦子开出的平时用来灌牛肚子的泻药之后,工夫不大肚子里就咕噜咕噜乱响,急着要出恭,完了之后顿觉浑身舒服,又喝了碗参汤,就马上来了精神。

  慈禧心里一高兴,就问李莲英:哪儿找的大夫啊?

  李莲英赶紧说:是从大溜庄找来的,还在外边伺候着呢!

  慈禧于是就让李莲英把瘦子叫进来夸了几句,又让李莲英伺候笔墨,当场写下乡村御医四个大字,赏给瘦子。

  瘦子真是受宠若惊哪,回到家里,赶紧把慈禧赐的字请人制成金匾,挂在家门口,一下就出大名儿了。

  可是有一样瘦子没有料到,打这以后,就再没人找他给牲口看病了。为啥?你想嘛,既然这瘦子是慈禧的御医,你如果再牵着驴来,这不明摆着是污蔑老佛爷吗?而大家又都知道瘦子原本是给牲口看病的底细,所以真就是人生了病也不敢来找他,谁知道他开的这药对不对路,药量用得合适不合适。

  这一下,麻烦了!瘦子的谋生手段用不上,生活一下就断了来源,而且干别的他又不会,所以就只好靠典当过日子。后来卖来卖去,瘦子的家当就卖剩下那块匾了,瘦子天天看着大门口的匾发呆,问自己:我我这是招谁惹谁啦?

  幸好没几年,慈禧驾崩,紧接着大清王朝也灭了,瘦子这才重新有了出头之日。他把匾摘下,买了挂一百响的鞭炮,在家门口噼噼啪啪地放上了。

  鞭炮一响,街坊四邻都来了,问瘦子:你这是怎么啦?

  瘦子一蹦老高,说:从今天开始,我又可以给你们看病了!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大伙一听,你也要给我们吃泻药啊?

  哪儿啊,瘦子笑着直朝大伙儿作揖,说,我这是说我又能给大伙的牲口看病啦!

  乡村兽医化身老佛爷的救命御医,看似光彩照人,却混得个更加潦倒不堪的贫困境遇。这样看来,有时名誉确实徒有虚名。


乡村的睡前故事(10):

一个乡村代课老师最后的钟声

腊月十五的太阳刚摸到山顶,排捧村小学便响起了上课的钟声,刚烈、辽远、透着一种沧桑,在这个位于湘西保靖县吕洞山区的苗寨里,穿心扯肺地回荡着

这是一学年里最后一天的钟声。

55岁的代课老师杨忠明,在这口钟下敲了整整28年。

作为2010年全国31.1万将要被清退的乡村代课老师中的一个,这会是他教学生涯中最后的钟声吗?

他不愿意碰这个话题。只是说,最近常做梦,梦见最多的是给孩子们上课,但有一次,他梦见排捧村小学突然消失了,急得翻山越岭到处找,山那么高,孩子那么小,他们到哪里去上学呢?梦醒来,他哭了。

这辈子,他似乎一直都没走出这些梦境,幸福并煎熬。

用一个多月的工资,跑200多里山路,背回一口钟,仿佛背回了一座山寨的梦想

保靖是国家级贫困县,境内有湘西苗族地区第一高山吕洞山,排捧村就在吕洞山上。这里山套着山,海拔近千米,早年村里人去趟县城,顶着星星上路,也要跑上两天两夜。

贫穷、闭塞,使得这个苗家山寨祖祖辈辈没有请进过一个教书先生。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村里有了第一个代课老师石家成,是位在外读过书的本村人。杨忠明就是在石老师手下完成了小学启蒙教育,考进县城中学,高中毕业。

那一年,石老师去世了。县上派来的两个公办老师待了不到3个月先后离去。排捧村小学散了。

杨忠明跑到老师的坟前,重重地磕了3个头,抹着泪留下一句话:老师,我要把你的事干下去!

这个心愿,更多的不是因为师生情义,而是山里人要自己救自己、闯出大山的一股子心劲。杨忠明想,为什么鸟能飞过吕洞山,因为它有翅膀。山里人没文化,就像没有翅膀的鸟,一辈子飞不起来呀!

1981年秋天,26岁的杨忠明在全村父老乡亲一致推举下,成为排捧村历史上第二个代课老师。

开学前一天,他揣上刚拿到手的一个月的15元工资,又背上一袋米,跑120里路赶到县城。先去集市卖了米,口袋里又多了点钱,之后跑到废铁公司东挑西拣,花18元钱买下一口钟,又花2元钱买下一把用来敲钟的砍刀,连夜背回村子。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杨忠明就敲响了排捧村小学重新开学的钟声。全村人扶老携幼簇拥着20多个报名上学的孩子,热闹得像过年。

杨老师甜酸苦辣的代课生涯,就在这钟声里开启了。

新校舍是3间老木屋。没有课桌,杨忠明找来砖头,上面搭木板;没有黑板,就把几块木板钉在一起,刷上黑漆;没有凳子,就从自家和亲戚家一个一个地凑。冬天,刺骨的寒气从没有遮挡的窗户里吹进来,在黑板上结下一层厚厚的冰,每天早晨上课前,他都要先点上一捆草,把黑板上的冰烤化。

老屋渐渐成了危房,杨忠明只得把20多个孩子转移到自己家中,开了整整一年的家庭课堂,碰上雨雪天,铺上一地稻草,煮上一锅饭,留吃留住。

学校是一、二年级复式教学法。每堂课,杨忠明在黑板中间画一条线,前20分钟在这一半黑板上讲一年级的课;后20分钟在另一半黑板上讲二年级的课。一个汉字学完,要再用苗语讲解一遍。

当时村子里的人大多是文盲,700多口人识字的不到20个,家家户户穷得夜里连煤油灯都点不起。为了能让孩子们完成家庭作业,在6年多的时间里,每到晚上,杨忠明都要端上煤油灯,把20多个孩子的家逐个跑一遍,一个一个地辅导,回到自家时,常常已是后半夜了。

刚刚学会的文字、计算,在孩子们心里打开了一片新奇的世界。他们第一次学会把想说的话用文字写出来;第一次学会把家里一小捆一小捆用来计算多少斤苞谷、多少只鸡的小竹棍,只用一个数字写下;第一次从课本上接触到大山外面的世界。他们会经常问:老师,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繁华吗?杨忠明总是回答:是的,孩子,外面的世界很繁华。有高楼,火车、飞机、电影院

其实,他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繁华,这辈子,他去过的最远最大的城市是保靖县城。然而,他的描述已足够在山寨孩子的心中播下一片梦想

大山里的启蒙教育,就像刀耕火种,艰难而充满渴望。一人一校的复式教育,杨忠明坚持了23年。直到2004年,随着自然村的合并,排捧村小学与原邻村的两个小学合并成为包括一至四年级的片完小。公办老师依然派不下来,只得从邻村又请来两个代课老师,杨忠明兼任了校长。

学生多了,操心的事更多了。

为扩建修缮校舍,杨忠明带着100多个学生家长,挑石头、背沙子、挖地基,千辛万苦。房子起来了,却短了上瓦的钱,他把自己当月刚刚拿到手的已经是每月500元的工资,全部买了瓦。那个月,他家里吃了上顿找下顿。

2007年冬天,吕洞山区遭遇严重冰冻天气,冰雪堆到3尺高。有家长提议,课停几天。杨忠明摇头:不能误了孩子!

他每天天不亮就往各村里跑,把那些年幼的小学生一个一个牵着、背着,接到学校;下午放学,再一个一个送回家。有一次,他背着孩子一脚滑倒,孩子没事,他的腰却摔坏了。躺在床上,急得一夜睡不着,最后想出一个办法,请全村的壮劳力上路铲冰,可他拿不出钱答谢乡亲们。还是他那大字不认识的老父亲,从箱底捧出牙缝里省下的80元钱,塞到儿子手上。杨忠明让妻子买下肉和菜,请所有出工的人吃了一顿饭。


上一篇:先进的故事3条
下一篇:翠鸟的故事大全6篇